全国忙着离婚,武汉急着结婚:生死面前,才见人性

全国忙着离婚,武汉急着结婚:生死面前,才见人性

五月 31, 2020 阅读 25 字数 3688 评论 0 喜欢 0

这段时间,各地民政局都炸了。

一场疫情,彻底撕碎了婚姻的完美表象。

长时间待在家中,争吵在所难免,西安离婚登记处的预约场面,也因此呈现出爆满状态。

可让人奇怪的是,同样是民政局预约爆满,武汉却反其道而行之。

预约的武汉人,都是着急结婚的。

武汉婚纱订单量也因此大增,原来一个店铺每月成交8万,现在成交27.5万订单,上涨了3.5倍。

经过一场灾难,有人忙着离婚,也有人急着和心爱的人山盟海誓。

而经历了生死的武汉人,似乎也将爱情看得更透彻了一些。

那么,爱情到底是什么?

水木君想,看完这几个故事,你的心中自会有答案。

爱不爱,生场病就知道了

还记得疫情期间这样温暖的一幕吗?

身在武汉的爷爷奶奶,双双感染了新冠肺炎。

奶奶病痛难忍,连吃喝都成了问题。

这可急坏了在另一个病房的爷爷,手拿着吊瓶就匆匆跑来看她。

“老伴儿,吃一口吧,就吃一口……”

那双颤颤巍巍的手,那种喂之前还不忘记吹吹热气的暖心,大概就是爱情里最温柔的疼爱了。

说好照顾你一辈子的,你不吃不喝,我又怎么能放心呢?

无独有偶。

杭州的黄奶奶和年近90岁的老伴,也感染了新冠病毒。

因为老伴住在ICU,无法探视,黄奶奶就每天跑到ICU病房口,委托护士将洗好的猕猴桃和手写的情书,拿给老伴。

猕猴桃是你最爱的水果,情书里有我对你最真切的想念,老伴儿,你该知道我一直在牵挂着你吧?

武汉另一位奶奶也收到了同样的情书。

“我等你,在家相会。”

这是被治愈出院的老爷爷,临走前托护士转交给奶奶的话。

走前还没忘记奉上一朵妻子最爱的玫瑰花。

 

我无法在医院继续陪伴你了,但你要知道,我会在家里,一直等你回家。

有句很网红的话,叫“爱不爱,生场病就知道了。”

这话放在疫情期间,格外扎眼。

有人因为一场病匆忙逃离,也有人因为一场病相伴相依。

就像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里说的一样:“爱情终究是爱情,距离死亡越近,爱就越浓郁。”

一场疫情,让我们看到了爱情最伟大的模样。

可灾难只会放大爱情,不会创造爱情。

而那些最真挚的陪伴,也同样藏在每一个平凡日子里的烟火气中。

爱情最好的模样是“我在闹,你陪我一起闹”

“最好的爱情,就是在对方面前变成孩子的模样。”

成年之后,总会丢失某种童真的乐趣。

可成熟是盔甲,也是一种心酸。

如果在漫漫人生路中,有人能让你肆无忌惮地展现自己的幼稚和孩子气,就是世间最大的幸运了。

就像这对恩爱的爷爷奶奶。

当奶奶听说爷爷跳交谊舞拉了别的小老太太的手,就有了下面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。

“说!跳舞为啥拉人家手?”

“交谊舞,不拉手咋跳?”

“我管你这么多呢,总之就是你不对!”

而老爷爷更是伴随着“扑通”一声,娴熟地跪在地上,怕解释不清,急的汗都出来了……

 

不管年纪多大,我还是一个容易吃醋,需要你哄的小女孩啊。

“老头子,我这身体还能玩秋千吗?”

“别怕,我给你搂着呢。”

 

你负责闹,我负责保护你,只要你开心就好。

“看我这次,一定能打得过你!”

“得得得……我投降还不行?”

 

被我欺负了一辈子了,这次我就让让你吧。

“下雨了,可以冲浪喽!”

“老婆子,带上我一起啊!”

踏上这木板,我们就是街上最靓的仔。

……

世界上的乐趣成千上万。

最甜的一种,不是说你在闹,我在笑,而是你在闹,我忍不住想和你一起玩闹。

就像王小波对李银河说的那样:

“我和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子,围着一个秘密的果酱罐,一点一点地尝它,看看里面有多少甜。”

所谓爱情,不是我要和你一起去寻求快乐,而是我和你在一起,这件事本身就变成了快乐。

爱是做出来的,不是说出来的

有些老人家,不会写情诗,性格也没有那么外向。

但他们把对彼此的疼爱,全放在了日常点滴的细节里。

八十多岁的爷爷,照顾瘫痪的老伴,长达34年。

一直没舍得把老伴送进养老院。

 

34年啊……一个人,能有多少个34年?

可在这大半辈子里,老爷爷照顾老奶奶生活起居,硬是一点儿怨言都没有。

他说:“我最大的心愿,就是比我老伴多活两天,这样就能一直伺候她,直到她离开。”

重庆一位奶奶,13年前从树上摔了下来,从此走路磕磕绊绊,再也不敢出远门。

老伴知道后,开玩笑地说:“等我给你修条好走的路,带你出去耍!”

大家都当做了玩笑,可年过七旬的他,花了10年的时间,攒够了9万块钱。

他背起背篓,拿起锤子,就迎着太阳,给奶奶修起了路。

 

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带你去看看,如果有天你走不动了,那么我就是你的眼。”

终于,等到路通的那一刻,他牵起了她的手,一步一步地朝山下走去。

携手相行的背影,写尽了几十年如一日的深情。

什么是“呵护”?

很多恋人终极一生,都想要寻求这种珍贵的安全感。

“你到底爱不爱我?”

“你能不能疼我一辈子?”

……

殊不知,这样的呵护,和甜言蜜语无关,而是藏在了恋人的一举一动里。

就像在路边等久了,他还如当年的少年一般,二话不说,想到你脚痛,就会将你背在背上。

就像不小心开了鞋带,他愿意低头为你整理;平平常常的走在路上,也要与你牵手相拥。

 

所谓“疼爱”,不是说出来的,而是做出来的。

那些在你需要时过来搀扶你的手,不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一种情话吗?

浪漫的本质,是一曲藏着秘密的歌

3月,受疫情影响,德国和丹麦的边界线几乎处于封闭状态。

跨国恋的爷爷奶奶连见面都成了困难。

可他们没有停止想念。

住在德国的老爷爷已经89岁了,每天骑车8公里跑到边境处和奶奶见面。

见了面能做什么?

爷爷总会给奶奶奉上一个深情的吻,以表相思。

后来,疫情状况严峻,他们必须时刻保持距离。

可即便无法拥抱,他们还是会每天在边境处,一起喝喝茶,读读报。

 

“你不言,我不语,但我们静静的呆在那里,就十分美好。”

在疫情期间,这样的“浪漫”故事,比比皆是。

一位奶奶因疫情被隔离,老爷爷前往疗养院看望的时候,举牌示爱被隔离的妻子,妻子则以飞吻回应。

了解后才知道,那天是他们的67周年结婚纪念日。

你哪天嫁给我的,我一直都记得,无论发生什么,都阻挡不了我对你爱意的表达。

老奶奶身在养老院,但因为疫情不允许其他人探视。

这位老爷子就天天跑到疗养院的窗前,为她唱起了情歌——

“你是我的阳光,我唯一的阳光……请不要离开,我生命中的阳光。”

 

意大利奶奶得了新冠肺炎被隔离在医院后,她的老伴也趴在床边给她唱情歌鼓励——

“我偷偷地爱上了玛丽娜,我该如何把她的芳心拿下……”

我站在你面前,却触碰不到你。可你听到歌声里的表白了吗?坚持过这段时间,一定不要偷偷离开我好不好?

两位老人家在唱歌的时候,连声音都是哽咽的……

是啊,这个年纪的老人,能够陪伴彼此的时日已然不多,能待在一起一天,就有多一天的美好。

他们也用行动更好的诠释了什么是浪漫的本质。

无需贵重的礼物和鲜花,也无需华丽的辞藻表达。

脱下这层奢侈的外衣,我隐藏的爱你的小心思,你依然能窥探的到。

而那一刻,便是永恒。

老年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

“我爱了你80年啊。”

105岁的爷爷对100岁的奶奶这样感慨。

奶奶已经躺在病床上很久了,丧失大部分语言能力后,只能偶尔蹦出一两个词,听到老爷爷的话,她开心的笑了,仿佛是在用这种方式表示——

老头子,我也爱了你80年啊。

从感动到相伴,从浪漫到相守。

大半辈子走过,才发现,我们就这样一不小心白了头。

87岁的奶奶因充血性心脏衰竭去世。

离开之后,原本和患癌丈夫之间的帘子被拉上了。

丈夫盯着那个帘子沉默不语,33小时后,88岁的他病情恶化,也跟着一同离开了人世。

 

美国一对老夫妻结婚71年。

94岁的丈夫在某个凌晨,突然去世。

妻子醒来后,没有说半句话,一直躺在床上。

当天下午两点,88岁的她,也去世了。

 

半辈子的时光,你已经占满了我的整个世界。

丢了你,我又怎能独活?

爱到极致的模样,也不过如此了。

是啊,用一生完成一个最浪漫的承诺,这样的生死相依,又何尝不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呢?

爱情从来没有一个具体的模样,它只会在某一种状态之间突然显现。

有时是生病,有时是嬉闹,有时是呵护,有时是浪漫……

可无论是哪一种,都需要两个字的支撑,那就是——“陪伴”。

一纸婚约,字短情长。

有些人走着走着就会忘记当初的誓言,可总有人一记,就是一辈子。

就像这些老一辈的神仙恋爱。

他们用“相濡以沫”四个字,给了爱情最好的诠释——

从青葱年少到两鬓沧桑,我只爱你一人。

 

话说回来,这样珍贵的爱情,只能是老一辈人的专属吗?

常听身边的朋友讲,遇不到爱情,是因为还没等到那个对的人。

可到底,什么才是一个对的人?

如今的社会,物欲横流,人心浮躁,一次诱惑就能引发出轨,一场争执就能想到离婚。

每个人都想要寻求一种寻找爱情的捷径,把争吵归咎于“他不懂我”,把一点儿小委屈说成“爱错了人”……

只是他们忘记了,乍见之欢的喜欢,很容易就能碰到,可久处不厌的爱,是要靠两个人的经营才能换来的。

常听家里的老人说:

我们那个年代,什么东西坏了都会想着修,可现在的人只想着换。

是啊,爱情似乎越来越稀缺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爱情已死,婚姻式微。

只是很多人忘记了那句最平常的话——陪伴,才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一句承诺,便是一生。

一次坚守,便是一世。

愿看到此文的你,能遇到愿意与你“深情共白头”的人。

如果已经遇到,愿你不被世俗沾染,看得到爱情的本质,也有勇气与他披荆斩棘,共度浪漫的一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鲁ICP备16019880号-1